Rachel对金钱有一种饥渴,来自于原生家庭,「我从小的目标是要脱贫。」她家不是不能让她读书,只因父母的观念传统保守,让她必须得靠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,「考上大学要去念时,家人觉得女孩子读什幺书?我跪下来求妈妈说:『妳让我去读,学费我自己付,长大后我会养妳。』」

她必须工读赚生活费,透过学校介绍,曾到台北一房豪宅当家教,见识到富有人家的奢豪生活,「30年前一个月的家教费不到5500元,还不够他们家一餐的餐费;家教学生穿一双丝袜就要600元,鞋子是2万元的订製款,看100吋的电视,过年买个圣诞红布置家里就要花2万元。」

她发誓:「我不要穷!」然而,大学读的是中文系,一位老师在课堂说:「念中文系的人以后会穷,我吓到了,出社会第一天觉得我完了!」恐惧让她去找方法,她回到高雄工作,再去念企管学分班。读书的那2年,所有能赚钱的工作,她都做过,包括卖花、卖春联等,她夸张道:「我做过360行。」

她一直在寻找能赚钱的工作。一回,看到同学开BMW,「我不耻下问的问他,是做什幺行业?他说,他爸爸是盖房子的。」她的眼前闪过一道希望,立刻去应徵房仲业。初始,卖的是预售屋,「第一笔领到20几万,但我觉得一户一户卖,能赚的也有限。」

为了多赚钱,她投资自己销售的预售屋,「只付100万元买预售屋,房子还没过户,转手就赚了390万元。后来,我都用钱滚钱,没有再靠劳力赚钱过。」

红牌营业员年薪上千万她竟忙到穿纸尿裤上班 

40岁时,房地产开始不景气,一年收入只有100~200万元,便不再留恋。思索职涯的下一步,Rachel看好钱最多的证券业,花几年时间考取9张证照。

因待过房地产业,她知道建商手中有很多现金,「他们要有现金流,有几亿到几十亿的现金。」他积极开发建商客户,参加社团、认识上市柜公司老闆、医生。

为了认识这群有实力的老闆们,她无所不用其极,「我曾经在车上等到凌晨2点,一定要见他一面,我一定要开发下来,就是死命要赚钱。」她的斗志及韧性比谁都强大。

在证券业8年,她的生活里只剩下工作,「我没有爱情、亲情,全年无休,连除夕夜都不敢回家吃饭。」她说那种忙碌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,包括在营业台上有压力,「每天都在厮杀,一个人同时接8支电话,没有时间上厕所,所以上班时要穿纸尿裤,因为漏接一支电话就死了。」

下错单,营业额必须要赔偿,「听错一个数字,动辄要赔几百万元。」她的客人都很有钱,「客户的单下这幺大,我会怕他被人挖走,周末要陪他吃早餐、喝咖啡、喝茶,侍候到他的一个眼神,就知道他想要什幺?一定要弄到手。」如此费尽心思,就是要把客户留住。

她成为红牌营业员,「我的客户下的期货单,可以撼动台湾期货市场。」她也成为证券公司的挖角对象,「在证券业8年换过4家,每家签约2年,上一家的约还没满,下一家证券公司已经来谈,条件都是给上千万元签约金,月薪及奖金另计。」

靠收租每年赚逾百万退休找回遗失的美好

愚人节当天,她听说「有两个才40岁的同事暴毙。」她忽然领悟自己再也待不下去了,「再做下去我会死在营业台上。」

「我的运气很好,没有碰到2008年的雷曼兄弟。」她也感叹离开后,最常收到的是讣文,「很多客人因为压力太大,输赢的钱超过他们的负荷,得到癌症就走了。」

Rachel赚到钱就投入房地产,「35岁时买6间房子,退休后再买2间。」现在靠着租金收入,每年赚进逾百万元收入。

曾经的高压生活,让她的身体非常紧绷,「到现在还会固定请人来家里按摩通筋络,请人拍打,拍到肌肉都软了;10几年了我的身体都很累,常睡不好。」

唯一让她欣慰的是,「我不用再为了赚钱而工作。」退休后,她开始学会过生活,「我要弥补过去失去的很多东西。」她也终于赚到能让自己想买什幺、就买什幺的财富。

不过,她现在的生活并不奢华。在当营业员时,她出入有名车、戴着劳力士满天星,手中拎着名牌包,退休后,洗尽铅华,「我不会让人家觉得我很有钱。」她笑道:「我过着低调、朴实、没有斗志的退休生活。」

现在也固定捐款给医院、基金会等单位,她说:「我希望能替社会尽一份心力。」

赚钱证券业客户万元rachel生活家教